关于为什么我认为《AnimalTowerBattle》这个游戏中的对手是真人而不是机器的个人观点

因为游戏中对手具有个体意识,它有很多时候会想办法证明自己的存在,俗称逞能。设想如果把你和一台汽车扔到火星,你会利用任何可用的机会证明自己的存在,而汽车不会,这就是人与机器的区别之一。拐个弯,我想这也是当下人类探索外太空的动力和解释之一吧。
个体意识是只有生物个体才具有的,也就是说,在做出决策的时候,生物个体会受情感因素的影响,而机器不会,它只会按照设定的算法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优解,不可能会去想方设法证明自己的存在。
如果有一天,像《机械姬》里一样,机器人通过自我训练,把上面所说的有无个体意识的差异抹去了,那人类离绝种也不远了。

深夜忍不住玩手机但又不知道做什么时写下的琐事

大学度过半数有余,回看这两年半时间,我认为有如下几样事物对当前和今后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1.大二购买惠普笔记本电脑

2.学会了翻墙

3.知乎

4.网盘搜索技能

5.延续了喜欢买书的习惯

6.个体意识的初次觉醒导致的自杀尝试

7.搭建了自己的博客网站

8.获得图书馆研究间的使用权限

9.习惯了独来独往的状态

10.通过阅读本专业的专业书,初步养成了读书的习惯,也提高了读书的速度

11.像逛菜市场一样地逛图书馆

12.托福考试

13.习惯使用chrome, YouTube, Instagram, Twitter, Spotify, lantern, SoundCloud, evernote, Google play

14.注册了两个比较正式的邮箱,习惯了发送和查收邮件

15.购买了雪山灰虎的VIP权限

阶层固化

就多数人而言,其最终所能取得的成就,与原始财富值和家庭环境之间,绝不仅仅是线性的关系,而是指数函数的关系。这是导致阶层固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一直都非常想当某一个工程师的孩子,而不是努力到最后成为一个父亲是工程师的孩子的爹。原因很简单,用一个简单的数学上的映射的模型就可以解释。在这种情形下,上面所说的前者是y,后者是x。如果是y的话,人生起码可以有多种的x可以选;但若是x,就显得有点悲催了,因为你生而被注定只能对应一个y值,你到你的人生巅峰和终点y的距离只是简单的一眼可以望到尽头直线距离。

互联网没有消除人与人天生的阶级壁垒,因为它只是窗口而已,但它可以让人看到本来被政府精心包装过的赤裸裸的差异,从这个角度讲,互联网还有可能变成引发社会动乱的导火索。

关于焦虑

现代人之所以焦虑,深层次的原因是:计算机发展的进步和人类社会整体计算能力的增强使得人类社会的信息总量急剧增加,因而平均分配到每个个体身上处理的信息量也会暴增,信息量多了,而人的大脑并没有相应地快速进化,处理信息的效率没变,如果换作电脑的话,这时CPU会发热,但因人具有情感表达的功能,这也算得上是人体用以自我保护的反馈机制,故产生焦虑,起到警示大脑的作用。

20171027琐事记录


通过自己的亲身体会发现,练习打字和背单词这两个过程都差不多符合高斯分布的模型——刚开始的十多分钟会出现各种古怪的不适应(坐不住板凳、注意力不集中等等),效率也特别低,而后中间的十几分钟效率逐渐增加,这时也能发现乐趣所在,然后下一个阶段因为注意力集中的时间过长,而这两样工作过程本身又是没有什么创造性的简单重复,效率开始下降,开始感到厌倦,眼睛和头脑变累,这个阶段持续的时间长短因人而异,一般当我发现自己注意力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我都是选择主动缴械投降——站起来走走、喝口水或者听首歌。效率最高的时间大约出现在第十到第二十这十分钟里,当然,明智的选择肯定是想办法把这效率最高的十几分钟进行时间扩展,这个原理跟最近看到的计算机网络里理论模型情况类似:好不容易完成了三次报文握手建立了连接、进入了状态,你却坚持了十分钟就缴械了?

说到高斯分布模型,曾经在阮一峰的博客里看到过一条数学定理,具体啥名字忘了,它的内容大约是这样的:一个事件若同时受几个互相独立的参量的影响,那么这个事件的概率分布服从高斯分布。但我到现在为止也没弄懂影响背单词和练习打字坚持时间长短的那几个相互独立的参量是什么。

歪个题,如果谈读专业书的话,就得另当别论了,尤其是那种对连贯性要求特别强的书,除非假期,否则一般人是挤不出整块的时间把一本好的专业书读完的,那种“读完前面部分,然后搁置了一段时间,当捡起来想重续旧情,only find后面的部分要用到前面部分的理论铺垫,而前面部分早就忘到狗肚子里去了”的酸爽感觉,谁读谁知道!(那个谁,小孔啊,有话好好说,你先从桌子上下来)

生命脉络

长久以来,我一直害怕跟人说起我的这个想法:除去在科学领域奉献终生,我认为其他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是无意义的。因为除此之外,不管选择怎样一种生活和生存方式,都是在维持人个体或者小群体的自给自足,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我曾长时间思考存在和意义,每次思考的结果都是对人类渺小的悲悯,但若非要在现存世界中寻一种有意义的生存方式,恐怕也就剩科学研究了。

在所有科学研究领域,我认为天体研究、航空航天、量子物理处于金字塔的塔顶,其他的各种科学学科都是为了研究为这几个领域而提供一切便利和支持来确保人类社会结构在研究过程中不散架的,之所以这些学科无法得到所有外界力量集中发展,原因有三:1.人类本身智力和想象力的局限。2.维持人类社会这个金字塔基部运作的成本太大,耗费了太多资源。3.来自人类社会内部意见的分歧。

大约几个月前,我开始笃定:以后自己的生命无非有两个走向:1.在专业领域获得一定学习经验后,转入管理学或商业,学习获得资本的方法,以供将来按照未来自己意愿改造世界,这一点与埃隆马斯克的做法不谋而合。2.在自己最感兴趣的科学领域研究到死,或者获得诺贝尔,然后去死。当下不得已而选择的学科为通信工程,未来很可能是物理。

阿尔比诺尼G小调柔板触发的思考

在刘雪枫老师的《雪枫音乐会》一期节目中听到这首阿尔比诺尼的G小调柔板。

古典音乐、建筑风格、历史、绘画、心理学、文学,这些人文科学之于人的作用恰如物理学、数学之于航天和计算机一样,它们的作用是基石性的。

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经典之所以得以流传百年,我认为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它们感情的真挚,在这些东西里,人有机会寻找到共鸣。我已经不再叛逆了,我已经开始学习理解一些东西,包括这些从前充耳不闻的“老生常谈”。

 

 

 

关于今晚的《心灵捕手》

   Experience without learning is better than learning without excperience.  ——Bertuand Russell
“你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晓得你在说什么。
所以当我问你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中的粗浅论调,有关米开朗基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满腔政治热情,与教皇相交莫逆,耽于性爱,你对他很清楚吧?但你连西斯汀教堂的气味也不知道吧?你没试过站在那儿,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画吧?肯定未见过吧?
如果我问关于女人的事,你大可以向我如数家珍,你可能上过几次床,但你没法说出在女人身旁醒来时,那份内心真正的喜悦。
你年轻彪悍,我如果和你谈论战争,你会向我大抛莎士比亚,朗诵“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未亲临战阵,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向你求助。
我问你何为爱情,你可能只会吟风弄月,但你未试过全情投入真心倾倒,四目交投时彼此了解对方的心,好比上帝安排天使下凡只献给你,把你从地狱深渊拯救出来,对她百般关怀的感受你也从未试过,你从未试过对她的情深款款矢志厮守,明知她患了绝症也再所不惜,你从未尝试过痛失挚爱的感受…… ”

你有哪些终生难忘的扎心瞬间?(转自知乎)

初中班里成绩最好的男生如今因为赌博输光了家产。
高中出淤泥而不染的校花这几年在朋友圈做起了微商。
隔壁班天不怕地不怕的大混子现在开起了水果店,也学会鞠躬弯腰叫别人哥了。
脑子灵活的葫芦赚大钱买了跑车,当年我就觉得这小子一定行。
年幼时说要跟我结婚的同桌如今已经成了两个孩子的妈,我还没有女朋友。
听说小时候楼下老翻垃圾桶的疯乞丐最近饿死了。
城北街上百年老店的店主因为食材掺假被路人砸了门牌。
后座不爱学习的小李子果然继承了他家的零食店,只是店里不再卖小浣熊干脆面了。
唱歌五音不全的小旭现在当起了钢琴老师。
崇尚杀马特文化的大东留了好几年圆寸了。
梦想是成为科学家的老涂终于考上了中科大的物理博士。
爱看电视剧的邻家小妹在院线作品里出演了配角。
家属院门卫大叔捡来的狗狗已经生了九个孩子啦。
曾经特别不喜欢《童话世界》,现在居然想订十年期。
童年流行的奥特曼,现在还在更新,只是造型和剧情越来越奇怪了。
一直坚持单身主义的韩姐刚在空间晒了结婚照。
十年前拿扫把刷街的清洁工大妈,现在住上了小洋房。
电视里耍双截棍的周杰伦,已经结婚抱娃了。
金龟子的孩子都十几岁啦。
小时候传阅翻烂的火影漫画,几年前完结了。
模仿日剧在橡皮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到现在还没机会掰一半送给喜欢的女生。
夏天傍晚的滨河公园已经没人下棋了,老年合唱队也消失了。
重制版的《灌篮高手》还是那么好看,只是曾经一起看《灌篮高手》的伙伴们早已各奔东西。
小时候收集齐的水浒卡因为这几年搬家,找不到了。
老电视剧吓人的镜头,现在再看,只会不屑地说,嗨都是骗人的。
魂斗罗三条命通关其实没有小时候认为得那么难。
一直还把自己当孩子,其实已经上班一年了,很喜欢这份工作。
留给我无限回忆的绿皮火车,在不知不觉中销声匿迹。
曾和网友约定二十年后在《热血传奇》的世界里比武,现在只剩下满网的私服了。
开始操心早饭吃什么,午饭吃什么,晚饭吃什么,出去吃还是自己做。
开始习惯干什么都是一个人,告诉自己孤独和寂寞就是自由。
开始学会顺从与屈服,尽管几年前的我才刚刚叛逆过。
妈妈的头发花白了好多。
身体健康的帅气老爸患重病离开了,走之前他还笑着说一定要坚强。
老家院子里的梧桐树叶落了一地,一片两片三片四片五片六片。

从小就迷迷糊糊的我,现在还是那么喜欢发呆。
可明明只是眨了几下眼睛,原本熟悉的世界却变得不认识了。
这陌生又熟悉的世界啊,别来无恙。

和任何人都会分开的,不管是喜欢还是厌恶,一定要好好说再见。

回答下方的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