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脉络

长久以来,我一直害怕跟人说起我的这个想法:除去在科学领域奉献终生,我认为其他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是无意义的。因为除此之外,不管选择怎样一种生活和生存方式,都是在维持人个体或者小群体的自给自足,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我曾长时间思考存在和意义,每次思考的结果都是对人类渺小的悲悯,但若非要在现存世界中寻一种有意义的生存方式,恐怕也就剩科学研究了。

在所有科学研究领域,我认为天体研究、航空航天、量子物理处于金字塔的塔顶,其他的各种科学学科都是为了研究为这几个领域而提供一切便利和支持来确保人类社会结构在研究过程中不散架的,之所以这些学科无法得到所有外界力量集中发展,原因有三:1.人类本身智力和想象力的局限。2.维持人类社会这个金字塔基部运作的成本太大,耗费了太多资源。3.来自人类社会内部意见的分歧。

大约几个月前,我开始笃定:以后自己的生命无非有两个走向:1.在专业领域获得一定学习经验后,转入管理学或商业,学习获得资本的方法,以供将来按照未来自己意愿改造世界,这一点与埃隆马斯克的做法不谋而合。2.在自己最感兴趣的科学领域研究到死,或者获得诺贝尔,然后去死。当下不得已而选择的学科为通信工程,未来很可能是物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